雅星官网登录-50强房企平均偿还短债能力减弱 多家引入战投解资金困局

50强房企平均偿还短债能力减弱 多家房企正引入战投解资金困局

本报记者 王丽新

短短不足一个月时间,新华联、绿城分别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千亿房企”泰禾集团正在商谈引入战投事宜,刚跨入2000亿元规模的阳光城也对外称正计划引入战投……一时间,多家房企扎堆操作引战事宜,不得不说,疫情给房地产行业带来的压力远比想象中要大。

疫情袭来之际,不少房企都做了一项过去处在长期牛市时基本不做的事儿,就是盘点现金流压力测试,事关生死。不幸的是,有些房企测试的结果很糟,不得不加快引入战投的脚步,这种糟糕的局面表现在财务指标上,最明显的一点是在手现金无法充分覆盖短期债务。

“这一波引入战投的房企多是负债率长期过高,到了不得不需要外部资金输血支持发展的地步。”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房企引入战投的目的不同,有的是缺乏资金,有的是为了业务发展需要。不过,一般民营企业多是希望有国资背景的企业进来,这些企业融资成本低,能够给房企融资带来背书,降低其融资成本。

扎堆引入战投还债

近几日,泰禾集团引入战投的消息备受关注。虽然对象还未公布,但在引入战投之前,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已经做了诸多努力来改善财务结构,从停止拿地到转让项目再到可能要以出让控制权的代价引入战投,一路颇为不易。

归根结底,是债务压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和“降杠杆、民营企业融资难发债难”的影响,不少企业熬过了2019年,但不一定熬过2020年。疫情袭来不久,新华联就成了首个债务违约的上市房企。

5月13日上午,新华联集团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暂时缓解了资金困局。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表示,受疫情的严重影响,今年出现了资金紧张的局面。为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切实化解资金的风险,新华联集团适时引进战略投资者,进一步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以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当然,也有企业引入战投是为了规模发展需要。4月26日,绿城与新湖签订认购协议,将向新湖中宝增发3.23亿股,引入其作为公司的战略合作者,交易总金额为30.685亿港元。若交易完成,新湖中宝将成为绿城中国的第三大股东。与此同时,绿城还收购了新湖中宝的优质项目,增加了土地储备。

“房企积极引入战投的背后,大多数是无法获得融资,在销售市场又不给力的情况下,拿不出资金偿还短期债务的原因。”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金流管理能力已经成为房企修炼的重要内功之一,一般来说,企业要预留现金资金池,以此面对不确定的市场。

平均现金短债比下降

从房地产整体行业走势来看,平均偿债能力正在下滑。

亿翰智库研究数据显示,2019年,50家典型房企平均现金短债比相比2018年有所下降,为1.64倍,整体上看短期偿债压力并不大。但另一组数据却显示出房企的资金链偏紧,据克而瑞地产研究显示,2020年是房企债券到期的高峰期,95家房企年内到期债券总额超过5000亿元,较2019年上涨45%。

亿翰智库统计数据显示,从现金短债比分布来看,50家典型房企现金短债比多分布在1倍-2倍之间,合计26家,占比达到52%;现金短债比小于1的房企有12家,占比24%;现金短债比位于2倍-3倍之间的房企有9家,占比18%;现金短债比超过3倍有3家,占比6%。对此,亿翰智库表示,整体来看,多数房企短期偿债压力较小,但房企货币资金储备中有一部分受限制资金是无法动用的,如果受限制资金规模过高的话,将会对房企的短期偿债能力造成压力。

不过,亿翰智库认为,衡量一家房企短期偿债能力除了关注指标的表现外,还要考量营销和融资能力,两者的强劲表现能够直接缓解公司的短期偿债压力。

“销售市场回款受挫,境外融资渠道经乎断供一个月,下半年到期债务马上迫近,这使得负债率长期处在高位的一些房企不得不寻求外部资金帮助。”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不过,不同房企的资金状况不同,从目前整体水平来看,其平均现金短债比仍处于高位,多数企业短期偿债压力较小。即使要引入战投,结果也不同,有些企业引入国资背景的股东后,对其降低资金成本和业务开展有一定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