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星娱乐登录平台-美国企业债市场突然欢腾,是投资机会还是埋下地雷?

受美国低利率环境及美联储将购买企业债计划的提振,此前一度因新冠肺炎疫情一蹶不振的美国企业债市场再度沸腾。有些投资者从中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但也有投资者警示这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

美国公司发债规模创新高

此前,美联储于4月9日表示,作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支持中小企业计划的一部分,将会购买高收益债券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意味着,只要在3月22日时评级至少达到BBB-/Baa3,也就是投资等级的最低一档,连评级为BB-/Ba3的高收益/垃圾债也符合购买资格。

受此提振,美国企业债市场再度沸腾,此前逃离9.6万亿美国企业债市场的投资者迅速回归。

据咨询公司Intelligize的统计,自世界卫生组织于3月11日正式宣布新冠大流行以来,美国企业截至4月27日已发行了2650亿美元规模的企业债。这是2019年同期(1080亿美元)发行量的两倍以上。

美国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的数据显示,美联储宣布购债计划后,3月和4月的发债规模分别创下了2533亿美元和2618亿美元的月度纪录。垃圾债市场亦是如此。3月是一个安静的月份,发行量仅为35亿美元,但4月迅速反弹至337亿美元。

上月曾为自己极其庞大的供应链寻求600亿美元政府援助的波音,近期已成功通过发行债券融资250亿美元。

路孚特(Refinitiv)的资料显示,波音此次发行的企业债规模为投资级企业债历来第六大和今年迄今最大。波音原先只期望筹措100亿至150亿美元,但拜需求强劲所赐,最后发债规模暴增至250亿美元。

除了波音,One Stop和耐克公司近期都发行了60亿美元企业债,宝洁公司也完成了50亿美元的债券发行交易,维萨公司(Visa)则筹集了40亿美元资金。

与此同时,投资者还涌入了iShares iBoxx美元投资级公司债券交易所交易基金(iShares iBoxx USD Investment Grade Corporate Bond),因为该基金很可能会直接受益于美联储的购债。

自3月11日以来,该ETF已经获得了127亿美元的新投资资金,使其总资产达到463亿美元,这意味着该基金规模在此期间增长了三分之一以上。

Intelligize主管罗伯·彼得斯(Rob Peters)表示:“(推动企业债暴增)最大的因素实际上是美联储的行动。美联储试图通过提供(购债)支持来消除市场讨厌的一些未知因素,并在某种程度上缓解这些未知因素,从而使企业至少能够在问题得到解决前维持运营。”

不过,事实上,美联储至今还尚未真正购买过任何企业债,也因此被“新债王”、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创始人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称“创下了历史性的成功”。

面对质疑,美东时间5月4日,纽约联储公布了有关一级市场企业信贷工具(FMCCF)和二级市场企业信贷工具(SMCCF)的问答,介绍其用途和设计,并专门回答了这些CCF将何时运行的问题:“SMCCF料将5月初开始购买合格的ETF。预计此后很快,PMCCF就将开始运行,SMCCF就将开始购买合格的公司债。在这些日期临近时,将公布更多有关(运行)时间的详情。”

是投资机会吗?

大多蜂拥而入企业债市场的投资者,其背后的动机用冈拉克的话说就是,他怀疑近期购入企业债的投资者指望美联储在企业债领域有所行动,从而“在未来以目前或者更高的价格将这些债券卖给美联储”。

而此次购债计划中最为市场关注的是美联储将史无前例地购买“堕落天使”,即那些近期从投资级降至垃圾债券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这些企业包括梅西百货、西方石油公司、盖璞等。美联储可能会通过ETF购买此类债券。

梅隆高级投资组合经理海耶斯(Manuel Hayes)表示,虽然投资那些受封锁政策影响的企业有一定风险,但整体而言,投资“堕落天使”相当于“通过承担投资债券的风险来赚取接近投资股票的收益”。

海耶斯估计,截至5月5日,今年以来价值约为1500亿美元的企业债已被降级。他还预计,今年稍晚这一规模可能还会再扩大5000亿美元。穆迪认为这些潜在的“堕落天使”包括通用汽车、卡夫亨氏和达美航空。

“我们当前面临的现状是企业收益下降,经济前景疲软。有些公司在这段时期遭遇评级机构降级。这正好给我们提供了投资的绝佳机会。”海耶斯补充称,这些“堕落天使”的增长前景意味着目前投资他们是“相当好的”。在金融危机后,“堕落天使”类债券收益率在仅仅7个月后就回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股票市场的复苏花了37个月。

与海耶斯有类似想法的投资者似乎不在少数。追踪“堕落天使”收益率的ETF——iShares堕落天使美元债券基金(iShares Fallen Angels USD Bondfund)从美联储宣布购债计划以来一路向上。

与此同时,关于美联储的购债计划尤其是将购入范围扩大至“堕落天使”是否会带来道德风险也引起各方争论。

股神巴菲特在近日的股东大会上在没有提及具体担忧的情况下表示,他担心美联储为应对疫情所推出的一系列政策的长期后果。

无独有偶,安联首席经济顾问埃里安(Mohamed El-Erian)近期表示虽然理解但担心美联储的这一措施。

“我个人认为美联储在(将购债范围扩大至)高收益债券方面走得太远了。但我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时间将让我们看到后果。”他警示称,“这可能使一些僵尸企业也得以浑水摸鱼。我们对此必须谨慎,因为这会蚕食美国经济的独特之处。”

投资管理公司麦凯希尔兹(MacKay Shields)的宏观经济学家弗里德曼(Steven Friedman)则表示,美联储为应对疫情推出的一些机制基本上是在扩大其最后贷款人的作用,将政策受益者扩展到银行业以外的实体,包括企业和市政府,“在美联储看来,与在疫情危机中支持就业的当务之急相比,对道德风险的关注没有那么紧迫。”